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科学探索 >

风波中的吴亦凡:约十个品牌紧急划清界限、商业版图仅剩1家公司

“维护广大女性消费者的权益和情感,这是品牌的责任。”某已与吴亦凡解约的某本土品牌的公关经理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国外品牌或许由于总部在国外,审核链条比较长。”

被网友都美竹引爆的知名艺人吴亦凡私生活风波持续发酵。

一夜之间,韩束、云听APP、立白、滋源、康师傅冰红茶、腾讯视频等约10家品牌宣布与吴亦凡终止合作,相关宣传内容也被删除。同时,还有品牌删除与吴亦凡相关的宣传信息。

此前,都美竹7月18日接受采访时称吴亦凡以各种方式诱骗年轻女性,包括自己在内的受害者远超8人,其中包括2名未成年女生。

19日早上,吴亦凡发文否认相关爆料,随后吴亦凡工作室回应称,拒绝一切诽谤言论及散布有害网络信息的行为,请勿利用敏感的舆论风向恶意煽动公众情绪,已启动法律追责程序并完成报案工作。

私生活风波之外,吴亦凡所涉丑闻已影响到其与经纪公司的商业价值,律师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称,吴亦凡方或许还要承担受到波及的品牌相关方的损失。

代言冲击:韩束、立白、滋源等10个品牌已终止合作

丑闻风波首先波及到代言领域。7月18日晚上7时许,韩束率先发文表示,已向吴亦凡方发出《解约告知函》并终止一切品牌合作关系。

随后,18日至今,多个品牌陆续发布解约声明。良品铺子发微博称,与吴亦凡的合作已经于去年11月到期;云听APP宣布,吴亦凡不再担任云听“声音推荐官”,云听APP及第三方平台账号,已对吴亦凡参与录制的全部内容做下架处理;立白与滋源均宣布,已终止所有与吴亦凡的品牌合作关系。

华帝公司微博发文称,华帝股份(002035,股吧)与吴亦凡先生代言合作已于2021年7月到期,相关宣传合作已完成及终止。此外,网传截图显示兰蔻客服回复网友称与吴亦凡的合约已于2021年6月到期。19日中午,Tempo得宝宣布已结束与吴亦凡的代言合作,随后康师傅冰红茶也发文表示,已终止与吴亦凡的代言合作,相关手续正在办理中。

19日下午,王者荣耀在微博评论区称,与吴亦凡的品牌合作关系已于2021年上半年结束,未续约。腾讯视频宣布,向吴亦凡方进行了品牌代言人合作撤销告知,已终止了一切品牌层面的相关合作。

“解约对于艺人方会造成的影响,从经济方面看包括损失代言费用等相应收入、赔偿相关方经济损失以及自身的商业价值下降等。”太琨律创始合伙人、主任朱界平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作为顶流明星,记者梳理发现,吴亦凡的商业价值不菲,单是今年代言的品牌包括路易威登保时捷、宝格丽、兰蔻、欧莱雅男士、得宝、王者荣耀、腾讯视频等,所代言品牌涵盖国际与本土,包括奢侈品、护肤品、游戏、日用品、视频等类型。

已与吴亦凡解约的某本土品牌的公关负责人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维护广大女性消费者的权益和情感,这是品牌的责任”“国外品牌或许由于总部在国外,审核链条比较长。”

对于吴亦凡代言费等收入情况,目前尚未有品牌方披露,在吴亦凡与广州一餐饮公司肖像权纠纷中,吴亦凡曾为证明该公司侵犯其肖像权给其造成的经济损失,向法院提交了欧莱雅(中国)有限公司与上海凡世文化传媒工作室于2015年4月30日签订的《代言人协议》及实际付款的电子缴款凭证,判决文书显示,“该协议中约定了高额的代言费用。吴亦凡主张该代言协议中所涉代言费用条款系吴亦凡的商业秘密不予公开,仅向法庭出示证据佐证吴亦凡进行广告代言的市场价值。”

关联4家企业3家已注销曾携手小米生态链企业推个人品牌A.C.E

“你这十年已经够精彩了,普通人哪能赚到二三十个亿。”都美竹在爆料中称。实际中,吴亦凡的收入如何?是否真如爆料达到二三十亿之多?

2017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显示,吴亦凡排行第十,年收入达1.5亿元。2019年、2020年该榜单未公布名人收入情况,不过,2020年其排名更进一步,排在榜单的第八位。

界面联合今日头条统计的2017年中国名人收入排行榜显示,吴亦凡名列第九,年收入1.368亿元。该排行主要统计与估算其与名人身份相关的税前收入,包括电影电视剧片酬、导演监制费用、数字专辑收入、演唱会门票收入、比赛奖金、代言费用和活动费用等。不扣除其余经纪公司、主管单位分成部分;不计入其名下的投资性收入、经营性收入等。

代言只是其收入的一部分,不少艺人成名后还会通过开公司、搞投资来拓展自己的商业版图,吴亦凡也不例外。

企查查显示,吴亦凡(WU YI FAN)共关联4家企业,其中存续状态仅1家,为厦门亿和云起文化传媒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99.99%,法定代表人为吴林。其余3家显示已注销,注销时间集中在2020年6月至9月,此前吴亦凡持股比例均为99.0%及以上。

此外,吴亦凡工作室即北京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法定代表人吴林,持股比例99%。

2018年底吴亦凡和小米生态链企业推出个人品牌A.C.E.,品牌运营主体为天津星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吴亦凡担任品牌董事、总经理和创意总监,持股45%,运营5个月后吴亦凡退出股东行列。

2020年吴亦凡还成立了音乐厂牌20XXCLUB,今年5月27日,发行了成立后的首支单曲《翱翔》。此外,吴亦凡在2021年5月4日成立20XX Racing车队,并宣布加盟2021亚洲保时捷卡雷拉杯。

待播剧《青簪行》或受牵连相关家上市公司收跌

受吴亦凡事件波及的不止各大品牌,其与演员杨紫合作拍摄的古装剧《青簪行》或也将受到影响。

吴亦凡风波不止,不少网友担心《青簪行》或许将被延播甚至禁播,微博话题#青簪行还能播吗#阅读量已有5.3亿。

该剧改编自侧侧轻寒的小说《簪中录》,于2019年开拍,2020年7月杀青,今年4月19日通过审核,取得发行许可证。

公开资料显示,《青簪行》由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凤凰联动影业三家影视公司出品,涉及腾讯控股、阅文集团、凤凰传媒(601928,股吧)三家上市公司。截至发稿,腾讯控股今日股票下跌2.57%,阅文集团下跌3.32%,凤凰传媒上涨2.11%。

朱界平分析指出,明星一旦陷入丑闻等风波,对于其合作的代言品牌而言,可能因为形象代言人的负面新闻而使得品牌的形象受损,这种受损既可以表现为品牌估值的下跌,也可以表现为影响消费者对于产品和服务的选择。对于已经拍摄但未播出的节目、影视剧而言,可能受到影视剧不能按期播出甚至完全无法播出的损失。

“对于这些损失的主要责任承担,首先要看双方的约定,这种约定可以变现为违约金或者是直接的损失赔偿。如果双方没有明确的约定,那么如果品牌方、节目或影视剧出品方能够证明其损失是由于明星负面新闻造成的,可以要求明星的经纪公司承担相应责任。”朱界平指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席莉莉 编辑 陈莉 校对 李世辉

分享至: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相关阅读

鲜如 可能 载人 仍在 人生 炙热 上空 接见 英国女王

推荐阅读

今日快讯

阅读排行榜